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相声园子俩活宝

2018-11-09 05:53:16
相声园子俩活宝() 王震,山西人,习得一口天津话,未曾拜师却包袱连篇;杜健,地道的天津娃娃,小眼一眯即可迸发笑点,捧哏不输逗哏。

这俩娃儿碰到一起,站在台上嘚啵一段儿,您能不乐吗? “从小就喜欢听曲艺,尤其爱听相声!”来自山西的王震向往天津这个曲艺之乡已经不是一两天了,“高考以后,我来到天津读大学,就因为我对这里的曲艺氛围向往已久!”来到农学院,二话不说便加入了相声社团,随之而来的则是一个叫杜健的天津男孩儿。

“看王震这肥硕的外形,我就有跟他搭伙的冲动。

”杜健聊天的时候都是一口纯正的天津话,“平时跟他聊天就能制造出很多包袱,这样的默契,还能不合作?” 因而,从2009年开始,王震与杜健成了搭档,每天课余时间几乎都黏在一起,练习传统相声。

不过,从他俩口中说出的老段子总能听出新鲜的玩意儿,比如《报菜名》,哥儿俩在前面加了一段“垫话”,捧哏的要去厕所,逗哏的站在一边:“赶忙的!待会儿我请您吃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儿、烧子鹅……”王震和杜健喜欢这样“篡改”老段子,添加新元素。

不过,他俩的“新鲜”是有底线的:“掌控度,走正路,创新!这是马志明老师当初跟我们说过的八个字。

”王震、杜健认为,相声的题材必须有底线,庸俗的笑点不适合放进段子里,“可不可笑,还得看技能!” 这些年,王震、杜健参加过无数次校园演出,人气蒸蒸日上,不过,这哥儿俩的粉丝不只有校园里的听众。

“我们从2009年开始就在相声园子里演出了。

”当时通过社团推荐,王震、杜健有机会到一家位置较偏僻的茶社演出,“100多人的场子,能来一半儿就不错了。

”有一次,台下居然只来了一位听众,谁知道人家还不是外行,该笑的地方他都笑,该叫好的地方他都叫好,“既然人家爱听,我们也就好好说。

别管人多人少,人家是捧咱来的。

”就是那1晚,后台十几个演员一起分那一名客人的门票钱,“分到手的那点儿钱刚好够坐一次公交,还不能是空调车。

”哥儿俩笑着说。

由于每次校外演出回学校时都要赶末班车,哥儿俩可是受了不少苦,“有一次,我们演出结束后,一路狂奔赶上了末班车,我正窃喜,杜健面色凝重地告诉我,我们坐反了……”说着,哥儿俩赶忙到站下车,不过已经错过了时间,“40多块,我们俩打车回的学校……”好在哥儿俩已经度过了苦的日子,如今在新的相声园子里,王震、杜健可是小有名气的人物,跟黄铁良、尹笑声等老前辈同台已经不止一两次。

尽管如此,哥儿俩还是很怀念当初的日子:“感谢那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