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评论:我替黑龙江环保厅说几句话

2018-12-06 06:33:01
评论:我替黑龙江环保厅说几句话 近日,黑龙江省召开2009年全省环境执法暨应急管理工作会议,邀请10余家媒体参会,而对哪些企业仍在违法排污等情况一概“保密”。

部份记者难以理解而愤然退场。

此举被认为是变相保护违法排污企业和隐患企业,为排污企业遮丑。

消息甫出,口水如堵。

明显,拒绝曝光违法污染企业,实际是助纣为虐,拿公民健康权不当回事。

因此,黑龙江环保厅遭责难,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结局。

至于该环保厅某工作人员辩称,这些材料是内部保密资料,不能对外公布,这亦是粗糙的说辞。

但是,如果一味指责黑龙江环保厅的不作为,或将板子完全打在环保厅身上,也属不公。

公然不公开违法企业的污染情况,环保部门真能完全做得了主吗?有两个细节必须提及,1是环保部门本身即是相对边缘化的冷部门,它们常常身不由己;二是被调查的污染企业常常是当地的纳税大户,一般部门都要让其三分,是当地的财神爷,环保部门敢得罪吗? 无妨举个例子。

山西省环保局局长刘向东在接受央视《新闻调查》采访时还表示:“环保是什么呢?没有枪、没有炮、只有冲锋号,只会吆喝。

”应该说,这样的苦衷有着现实依据。

当前的基层环保部门由于人财物的掣肘,“仰人鼻息”仿佛难免,关键时刻自然很难有所作为。

环保部门的尴尬角色,就必定决定了他们在推行环保执法时爱莫能助,甚至不能不有所顾忌。

正因为环保部门的弱势,有学者建议,目前急需环境执法和监测系统的垂直运作,环保部门应垂直管理,应赋予环保部门强有力的执法权。

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,但是垂直不是万能药,权力伦理的价值表现在多方面,垂直领导只是一方面,权轻权重是一方面,手握权柄者是不是恪尽职守、善待权力也是一方面,此外如果没有赋予和还原民众的强大监督权和决定权,环保问题就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