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小梁燕和她的养父

2018-11-06 21:11:05

小梁燕和她的养父

钦浪—钦州 田时胜 黄富 敖帅昌

入夜,在小山村窄小的房间,熄灯躺下。

床头的黑色塑料桶,装养父病瘫后起夜的大小便。紧贴右耳的闹钟定时在凌晨五点,每天按时起床,做家务后到校上学。为防止老鼠爬到床上,她让家里的狗狗睡在床下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入秋,山风从那扇没有窗棂的木窗吹进,把弥漫房间的浓重便溺味吹淡,但未曾吹淡她对养父的似海深情。随风传诵的,是养女对养父不离不弃的人间温情。故事传遍六万山,响彻八桂大地,感动全中国。

刚刚获得“第四届全国孝老爱亲模范提名奖获”、“2013年美孝心少年”称号的浦北县平睦中学学生小梁燕所做的一切,如六万山下盛开山间的牵牛花,散着淡淡的芬芳。

如燕——  她像屋檐下的燕子,不管飞多高多远,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家

“燕啊!你走,我不怪你。走啊……快走……”

“您捡回我一条命,我不能忘本。不走。”

六万大山脚下,在翠竹环绕的浦北县平睦镇平睦村东平屯,见到了小梁燕。今年15岁的她,身高不到一米五,精瘦,双手长满老茧,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给人以希望和力量。

1998年8月,年近花甲的梁贤江到平睦镇上趁圩,见马路边一堆人一个大纸箱围得严严实实,他拨开人群,打开纸箱一看,里面竟是一个用黄布包裹着的女婴,一张纸条写着女婴的出生日期:8月13日。整整三天,有人围观,无人抱养。面对众人的不解目光,梁贤江毅然将她抱回了家。

“那天是8月17日,女婴刚出生5天。好奇怪,她看到我的眼,竟伸出两只小手,冲着我笑。”梁贤江说,“这辈子,注定和这孩子有缘。”

一个没结婚的单身汉拉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“比登天还难”。没有奶水,梁贤江自己亲手将大米打成粉,再煮成稀粥来喂。也许是在纸箱里躺得太久,孩子抱回家后第13天,梁贤江发现她屁股上长了个大脓疮。梁贤江急坏了,连忙带她到镇上的诊所看,医生用针筒从疮里抽出三大筒疮水,并开了冲洗的药剂。梁贤江每天都用药剂给她洗疮口,直到半个多月后痊愈,“那些日子,小孩躺着会压到伤口,我就让她趴在我胸口上睡觉,经常屎尿洒我一身。”

梁贤江下地干活,就地取材用木头把她“圈”在床上,每隔个把小时回家一趟给孩子喂食。孩子稍大,他带下地干活,田埂边找块平地铺上塑料薄膜让她自已玩。孩子慢慢长大,梁贤江教她识字,和她做游戏,其乐融融。

准备读书了,文化水平不高的梁贤江给她取名“梁燕”。“我希望孩子长大后能像屋檐下的燕子一样,不管飞多高多远,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窝。”梁贤江说。

天有不测风去。2004年,梁贤江腰椎增生旧病复发,没钱治疗。考虑再三,梁贤江将身世告诉了小梁燕。

“燕啊!你走,去找你的亲生父母。走啊……快走……”梁贤江捂着脸,泪水从干瘦如柴的指缝间滑落下来。

“您捡回我一条命,我不能忘本。我不走。” 小梁燕毫不犹豫地回答。她像屋檐下的燕子,不管飞多高多远,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家。

如水——  她像山间那汪清泉,清冽甘甜,沁人心肺,温暖心田

“我已是等死的人了,还要连累她,作孽啊……”

“那里有女儿让自己爸爸等死的呢?那里有啊……”

“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

2008年,养父半瘫卧床,为照顾他,小梁燕就搬出原来住的房间,搭个简易的床挨着养父床尾住下。八块水泥砖做床脚、四块木板做床板。因为家里穷,蚊帐也没有挂。养父一叫,马上起身。倒茶倒水,端屎端尿。为帮助父亲活络筋骨,她用热毛巾一遍遍地擦拭养父的身体,再将中药粉轻轻敷上。

去年10月,养父全身瘫痪,完全丧失自理能力,大小便失禁。小梁燕每天要给养父换洗至少三次。每件粘满屎尿的衣裤,小梁燕都用手搓洗,绝不用一冲了事。“只有用力搓洗,脏东西才能冲走。”小梁燕说。

养父爱抽烟,市场上的香烟也得两块五一包。小梁燕跟别人学编织,编一只比海碗大的篮子1.2元,一天至少编三个以上才能攒够一包烟钱。养父身体每况日下,抽烟后咳嗽不止,她心疼地规劝养父减少些,把被养父痛骂一顿。她知道养父心里也不好受,只好“打掉邪门往自己肚里吞。”

后悔么?面对的采访,小梁燕拨云见日似地摇摇头:“不后悔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为节省家里的开销,小梁燕晚上只能借着炉火编筐编篮。

水是生命之源。小梁燕孝老爱亲,如屋后山间那汪清泉,清冽甘甜,沁人心肺,滋润着养父的心田。

2009年的一天,养父情绪激动,单手拿起棍子猛捶骨瘦如柴的双腿,号啕大哭:“我已是等死的人了,还要连累她,作孽啊……”

11岁的小梁燕不知所措,呆呆坐在床边,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。猛然,她双膝一软,跪在养父跟前,咬着嘴唇吐出一句话:“那里有女儿让自己爸爸等死的呢?那里有啊.......”

那一夜,梁燕感到无比的孤独和无助,将屋里不多的东西整理了一遍又一遍。三更半夜,小梁燕终于有了灵感。

第二天,小梁燕上山砍来“Y”形树杈,在养父和自己的床边各横绑圆木,连到树杈上,用绳绑紧,一个实用的扶手就做成了。她用双肩撑住养父左手,养父的右手扶着圆木,一起挪向4米外的门口。

一小步,又一小步,挪了半小时,养父终于晒到久违的太阳。小梁燕兴奋大喊:“阿爸可以动咯!可以晒太阳啦……”笑声过后,小梁燕泪水连连。

春夏秋冬,寒来暑往。小梁燕每天凌晨五点起床,烧水做饭,喂饱养父,自己喝几口白粥就去上学。

当家难。家在半山腰,要到山脚下挑水,来回一里路。6岁起,她就用弱小的肩膀挑水,一天挑三趟。一次不小心摔倒,腰伤受伤的三个月,挑水痛得眼泪直流。

持家苦。偏居一隅,狗成了她的伙伴,的那条叫“海宝”。养父病瘫后揭不开锅,她把“海宝”卖了。

困难是弱者的“绊脚石”,也是强者的“试金石”。家里没柴烧,7岁的小梁燕拿着和自己手臂差不多一样长的刀,约上堂妹进山砍柴。一次,一条毒蛇从旁边窜出来,姐妹俩吓得哇哇大叫,撒腿就跑。跑累了,两人抱头痛哭。过了很久才敢返回原地把捆好的柴火找回。

在小梁燕的世界里,“四季”分明:春天摘野菜,夏天抓小鱼,秋天摘野生的水瓜给养父补充营养。她“讨厌”冬天。“因为冬天很少有东西可摘。”

如花——  她像房前的牵牛花一样顽强,任凭风吹雨打,纵是枯萎殆尽,都可以看见那牵紧的“手”

“我养她是想让她活下来,长大能过上好日子。但现在我这样,拖累她了,我对不起她啊……”

“阿爸老了,我不会让她孤独,一辈子也不会离开他。”

15岁,花一样的年华。2012年秋季学期,小梁燕以全镇第6名的优异成绩考上浦北县城重点中学。但接到通知书时她犹豫了,“我到县城读书,阿爸怎么办?”几个不眠之夜后,她终选择留在镇里读,那样可以做到上学和照顾养父两不误。

善良的养父拍拖累她,执意“赶”她走。无数次,尚未开口,老泪纵横。无数次,开了口,没说完,声音哽咽。

“我抱养她是想让她活下来,长大后能过上好日子。现在反倒我拖累她了,我对不起她啊……”面对,梁贤江心存愧疚。

去年10月,养父病危,养父再次要“赶”她走。

“做人那能像小狗,长神智清醒的片刻,他艰难地给小梁燕下“通牒”:马上离开。

同样的难题再一次摆在面前,小梁燕给出同一个答案:留下。

“阿爸老了,我不会让他孤独,一辈子也不会离开他。”

大道无形,大爱无言。

在小梁燕的笔记里工整地抄写着这样的歌词:“你人一样,有许多个愿望,我帮助你,你帮助我,完成梦里的天堂……”

小梁燕说:“梦里的天堂,就是有一个温暖的家。”

今年5月,浦北县政府通过危房改造项目,为梁贤江盖了新房,父女俩有了温暖的家。他们各住一间新房,中间隔着一堵墙。为方便照应,小梁燕买来闹钟定时,半夜每隔两小时去照看养父一次。

小梁燕现在就读的平睦中学很照顾她,午餐免费多给她一份饭菜,让她带回家。中午放学后,小梁燕打了饭就骑上好心人赠送的自行车,以快速度赶回家,将热饭一口一口喂给养父吃。

教室——饭堂——家,来回约6公里。小梁燕用“三点一线”演绎孝老爱亲的人间大爱。

金秋10月,小梁燕家的房前屋后,漫山遍野的牵牛花如雪染山巅,洁白夺目。它们顽强地生长着,任凭风吹雨打,纵是枯萎殆尽,都可以看见它们紧握的“手”,永不分离。

回收沥青
螺旋管厂家
成都铁路学校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